小姐拉客

学者搭船,与船夫閒聊。
「你有学过数学吗?」学者问
「没有。」
「啊!那你等于失去四分之一的生命。那学过哲学吗?」
「也没有。」
「bsp;   [怎麽了?]克特栩随口问了一下,

最近刚失恋想要找一些听了心情会好的歌
朋友丢了这首给我
&feature


[localimg=113,150]1[/localimg]昨天 (饮酒过量 有碍健康)
身为咖啡迷或是茶迷的版友们一定多多少少都有接触过葡萄酒
其实葡萄酒和咖啡、茶一样博大精深
不仅有产区、品种之分, 一年一度的灯会即将来临。
这是中国古老的传统,生命对的那个人。nbsp; 

进房后看见姒姬卧躺在床:好几个月了,阁主没替你请大夫吗?姒姬心想:唉~依旧瞒不过,撑起身子向王孙胤坦白:胤皇......我......有身了,王孙胤一听欣喜若狂马上欲替姒姬赎身,姒姬赶紧阻止胤王:千万不可,青楼女子本无清白可言,而且我怕...太后她.....,王孙胤揽著心爱的人:你在此只卖艺,孩子自然是阮王孙家族的血脉,放心,朕不会让你进宫任她摆佈。老婆相距一十有八,,出发前的士兵都穿上了与之相同的黑色盔甲,但如今却全都离他而去,突然间,男子后方传来了数阵的脚步声和急促的呼吸声
        [快,别让他跑了!]走在最前方罩著白斗篷的男子催促著后方[只要路西法没死,这场战争就不算结束]
路西法感觉到了身后的人更加加快了脚步的前进,正当他欲起身加快脚步离开时,一隻箭从后方射了过来,贯穿了路西法的右肩,原本紧握于路西法手中的剑也应声的从手中脱了出去,鲜血从右肩流了出来,从路西法破损的黑色盔甲背后,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个大大的黑色等矩十字架,不过也已渐渐的被鲜血给抹去
        [路西法,你已逃不掉了,跟我为敌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路西法看著围在身边的人影,目光依然炯炯有神的回道:
        [哈哈!圣子,看来这次是我输了,不过我并不会消失,在千年之后,我将带著我的堕天使军团重现人间,千年一战,永远都无法避免]
        [千年一战啊!哈哈!想起来就兴奋]圣子缓缓得弯下腰去拾起了掉在路西法身边的剑[一切都该结束了,路西法]
天空落下一道落雷,照亮了围在路西法身边八个罩著白斗篷的男子,圣子将手中的剑奋力的往前一刺,刺穿了利西法的胸膛,结束了一切。 这杯咖啡又冷掉了

我又不知觉得回到这熟悉的位子

  又不自觉得想起你的脸 好想在牵你的手

咖啡馆裡总是瀰漫著那熟悉的拿铁香

 又是一个秋

好想和你在一起分享那熟悉的拿铁
<造地设的一对,

(我的小马好友,对不起,我上面还有爸爸妈妈,下面还有一隻狗,而且我还是家裡的独子,所以才不

得不出卖你的,请你原谅我,了不起你们到时候结婚,我一定会个大大的红包给你们的,

请你原让我这个卖友求荣的臭俗辣)她笑了一下,

但是她的这个笑容对我而言却是无比的沉重,因为她即将要宣佈答案了,

上帝啊给我一次活下去的机会吧,她说:没错,就是马脸,

而且我发觉我是真的很喜欢他,可是我不知道该怎麽跟他表白,你能帮我吗?

哦上帝啊原来你真的存在,而且是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显霊、

我也笑著回答他,而且是笑的很开心很灿烂的说:当然可以啊,那有什麽问题,

马脸是我的好朋友,你也是我的好朋友啊,我一定帮你的啊,我也希望你们会是幸福的一对,

到时候你们结婚可别忘了我这个媒人哦…呵呵呵,回到了教室,

看著马脸依旧睡的香甜,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麽大事,上课铃声响起,

我叫醒了马脸,告诉他:马脸待会放学后我请你吃饭,顺便有事跟你谈谈,

马脸虽然一脸疑惑的表情,但还是欣然的答应了,毕竟有人请吃饭为什麽不答应呢。神,天啊我心裡有个很奇怪的感觉,

就是说不上来,有点像是十恶不赦犯人,等著上法庭聆听法官宣著自己的死刑

到了顶楼,蕃茄顺手关上了门,朝我这边走过来,蕃茄问我:你知道我今天找你上来这裡要干嘛吗,

我说我不知道,可是我的双脚却慢慢的移向顶楼边的矮牆,

心想:万一待会蕃茄她表白不成兽性大发,打算要来硬的,对我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的时候,

我会选择毫不考虑的往下跳,开玩笑我可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呢,

况且这是人家的第一次,哦、抱歉,我好像扯远了,

她说:我有些话想问你,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哦,我点点头,我问你:你觉得我

是一个怎麽样的女孩子,你会喜欢像我这样子的女孩子吗,相信我,我当时已经做好往下跳的最佳姿势了,

我说:我觉得你人还不错啊,是个很好的…朋友。 为甚麽没办法下载种子 跑出一个附件无法存取的玩意阿 , />

今年的灯会对我们应该是特别的。
去年我们来不及参与,p;   [但是….]
        [出去吧!你在这也帮不上忙的]
阿瑞斯边被医生推著,边回头看著躺在床上的丽芙斯,一步拖著一步的出了大门,阿瑞斯在屋外看著被繁星点亮的天空,思绪渐渐的放空,今晚的夜有点过分的凉,静谧的湖水躺在被薄雾包围起的高山边,周围连绵出了一片无止尽的大草原,忽然一颗流星倏地划过了天空,重新唤回了阿瑞斯的注意
        [对了,这孩子要叫什麽名字好呢?]
        [流星…恩…晨星!!]
        [对了!就叫晨星,在阳光中大放异彩的流星,哈哈]
        [哇!哇…..]
        [生了!!生了]
从屋裡传出的孩子哭声打断了阿瑞斯的思绪,阿瑞斯急忙的推开了门,进到屋裡,医生靠在床边,怀裡抱著个婴孩,对阿瑞斯露出了微笑道:
        [母子均安,生了个可爱的小男孩!]
阿瑞斯上前从医生怀中接过了婴孩,阿瑞斯看著在自己怀中眯著小眼的婴孩,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用手指轻轻逗弄著男婴的小脸
        [阿瑞斯]丽芙斯虚弱著叫著阿瑞斯[给我看看我的孩子]
阿瑞斯抱著男婴走向床边,低下了身子,好让丽芙斯看清男婴可爱的小脸,丽芙斯看著男婴,虚弱的举起了手轻轻抚过了男婴的小脸,眼光一阵泛红,阿瑞斯见状,用手指拭去了丽芙斯眼角的泪光,握著丽芙的手说道       
        [我刚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就叫晨星,你说好不好?]
        [晨星!恩..就叫晨星]丽芙斯看著在阿瑞斯怀裡扭动的男婴说道[孩子,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晨星!]
阿瑞斯夫妇俩就在拥有新生儿的喜悦中过了一段日子,某天清晨,就在丽芙斯和床边的晨星都还在熟睡时,阿瑞斯悄悄的起了身,刻意放轻脚步的走到椅边拿起了大衣,准备出门
        [天都还没亮齐]丽芙斯揉著惺忪的眼[就要出门阿?]
阿瑞斯刻意降低了音量,就怕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晨星
        [是阿,今天跟克特栩约好了要替羊儿们剪毛,所以要早点出门]
        [是吗!那路上小心]丽芙斯这时也起了身,披上了薄衫[我会做好午饭等你回来]
阿瑞斯的嘴边微微扬起了笑意,对丽芙斯的话点了个头后就推开了门出去了, 走在两旁都是整齐排列的小木屋的走道上,清晨的空气混著后方一小片农田的清新泥土味,阿瑞斯跨过了昨晚狂欢过后馀下的营火灰烬,朝著村落大门的方向前进,在这时,阿瑞斯后方忽然有人紧勒住了他的颈子,使的阿瑞斯的身子整个后仰,倒退了几步
        [早阿]克特栩跟上了阿瑞斯的身边[我还以为你爬不起来勒?]
        [开玩笑,我可是很守时的!]阿瑞斯用手摸了摸颈子
        [我是怕你捨不得你家裡的那颗星星呢!!哈哈]
阿瑞斯被克特栩那那麽一说,脸胀红了起来,不过在阿瑞斯的心中,的确是想赶快结束今天的工作回家陪陪老婆跟小孩,享受刚得不久的天伦之乐       
        [怎麽!被我说中了吧]克特栩看到阿瑞斯胀红的表情,一付乐得的样子
克特栩推了阿瑞斯的身子一把说道:
        [走吧!早点出发就可以早点收工了]
阿瑞斯跟著克特栩的后头步出了村落,清晨的风穿过了村落外围用许多大木头围成的护牆之间的空隙,与木头摩擦发出了响亮的声响,阿瑞斯与克特栩踏著熟悉的步伐步行了一会儿,到了每天工作的大草原上,远方的太阳这时正冉冉的升空,射出的光芒将放眼所及的草原染成了一片金黄色,克特栩靠在护栏上从后方丢给了阿瑞斯ㄧ把刀尖沾了点铁锈的剪刀说道
        [好了]克特栩将食指放入口中吹了个响亮的口哨[该工作了!!]
远方的羊儿们听到了克特栩的呼唤,纷纷起身缓缓的朝著栅栏的方向前进,克特栩与阿瑞斯将一隻隻缓缓走来的羊儿赶至栅栏中,便关上了栅栏的门,拿著手中的剪刀慢慢的靠向羊儿。 />我在想那天应该是很好的天气吧!
有个地方有向日葵花海,很适合午后去走走的。 留心得抽Allianz 日志(记录生活点滴)+200元小七礼券(等于八杯25元小七咖啡喔)

限时活动~2013年2月4日止

前往 dYwbn (为这则故事添一点心得,可以顺便抽好礼喔)

1、All < 已将内容删除,打扰之处境起见谅>


岁月对很多人来说是良药
但在我们之间却 炎炎夏日趁著去2008宜兰国际兰雨节的机会
顺便走了一趟艺术中心
国立传统艺术中心位于宜兰县五结乡冬山河风景区内
创立于91年1月16日 进阶XD  一次来四张XD"

但是到最后突然想不出要怎出四A比较帅 &nbs下人的衣服在外备马。遗憾…

那是一个怎麽样的故事,那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故事,那是怎麽样的一个故事,

那是属于两首歌的故事…那是什麽样的故事,我想忘却痛的让我忘不了的故事…

99年的夏天,我在重考班为了我了我的将来努力著,

因为前一年的四技二专的考试,我只考上了花莲的某一间二专,

听老师说,那是在很山上的山上,四面环山,景色怡人,

五里之内不见人迹,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台湾黑熊在操场上跑三千,

还有一些台湾濒临绝种的野生动物,在校园内姿意的嬉戏,

从学校大门走到公车站牌要半个小时,再从公车站牌坐到花莲市区大约要花一个半小时,

我总觉得那应该是武侠小说裡,武林高手闭关修练绝世武功的地方,

不应该是间学校,不过我有个叫大牛的高中学长却说,

那是男人的天堂,他说那裡男女比例严重失衡,

走在校园裡看到一个男的就好像他乡遇故知般的令人开心,

所以长的再怎麽爱国再怎麽抱歉的男性,到了这,可是会变成抢手货,

就像他外号叫大牛,因为他人长的更像是周星驰西游记电影裡的牛魔王,

他在高中三年追了无数个女孩子,但是却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但他到了他所谓的天堂之后,听说女朋友是一个换过一个,

而且每天都会收到许多同校女生的爱幕简讯…天啊听到这我简直是不敢相信,

说不心动是骗人的,因为我嘴边不小心流下来的口水和而充满羡慕的眼神早已出卖了我,

而且大牛还说万一不小心有了,市区有间小医院,听说拿学生证还有折扣生意还好的不得了,

天啊,那是什麽样的医院,为什麽不乾脆举办集点换赠品,

或者是来店消费满三次,还可以参加摸奖之类的活动…

那到底是个什麽样的地方,我一点都没兴趣知道,

因为我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和爱情,

不过大牛学长可是很享受这个属于这个他口中男人的天堂…

还一直要我到那去当他的学弟,听完了他那番天堂论,

我二话不说马上回家向我妈借了四万五到补习班报名准备明年四技二专的考试,

我还特地选了一个名字看起来吉利一点的补习班,

叫做「成功」,而所有的故事就是从这个成功补习班开始…

离联考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在补习班算著我学了三年多还看不懂的统计,

小马则是在一旁吃著他的零食,看著他的八卦週刊,我问他为什麽都报了重考班还不用功一点,

难道不怕今年又考不好吗,他告诉我他家是开工厂的,

不论他是大学毕业还是国小毕业,他都要回去接管他爸的工厂,所以学历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小马是个很讲义气的朋友,他是我高中同学,我们高中一起被当,

一起暑修,毕业后一考上花莲那间男人的天堂,不过他说我不去唸,他讲义气,

所以他也不去,不过后来他听说了那是间号称男人天堂的学校之后,

一直为他一时衝动的义气懊悔不已,不过后来他还是很有义气的陪我报了重考班,

坐在我们前面的一个女孩在,她叫做小婷,不过我和马脸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做「蕃茄」

这个外号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她很喜欢穿一些跟蕃茄有关的衣服,

第二个,如果用一个贡丸插在筷子上来形容一个人的头很大的话,

那插在她筷子上的一定不是贡丸而是一颗蕃茄,因为蕃茄比贡丸大上好几倍,

而且她长的真的很像蕃茄。>
  
王孙胤著上便装、戴上真人面具:到了凤兰阁,

Comments are closed.